首 页 手机频道 存储产品 大数据 PC电脑 电子商务 AI资讯
网站首页 >> 存储产品 >>当前页

神出鬼没贾跃亭?晒照破躲豪宅传言,已9入老赖名单

浏览量:30 次 发布时间:2018-12-24 05:39 编辑: 来源:

12月20日下午,微博简介为法拉第未来(FF)技术运营及项目高级总监的网友“Xiao_麻小”晒出一组提前举办圣诞派对的照片,近来麻烦缠身的FF创始人贾跃亭举着啤酒杯和食物,笑容满面地出现在派对现场。

这一举动,被解读为贾跃亭为打破“躲豪宅”谣言而特意给出的回应。

就在不久前的12月18日,他在国内的债主韬蕴资本发布声明,称贾跃亭名下的FF股份和加州4处房产被法院冻结,但贾跃亭一直躲在他的豪宅中闭门不出,此举被外界评价为“坐实了老赖的名号”。

然而,与外表的轻松自在截然不同,贾跃亭如今的处境用“生死关头”来形容并不过分。过去几个月以来,FF遭到了“极大困难”,因控制权之争与第一家股东恒大闹上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遭遇现金流危机,大规模降薪裁员,首款车FF91实现量产也遥遥无期。

曾好几次绝处逢生的贾跃亭还能否保住FF,这次恐怕真的要画上一个问号了。

贾跃亭或失去救命稻草

除了最近这次提前举行的圣诞派对,贾跃亭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

他上一次出现在镜头中,还是在11月12日,FF美国举行了的“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战略会上。同一天,FF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紧急救济仲裁申请,要求解除恒大健康对FF的资产抵押权,并向此前10月25日的“败诉方”恒大健康喊话,要求对方支付相关法律费用。

在那次战略会后,贾跃亭不仅罕见地公开了与恒大“相爱相杀”的全过程,控诉恒大不履行承诺,还雄心勃勃地宣布将拿回FF中国的控制权,终止与恒大健康的所有协议,并将FF独立上市的时间提前至2020年。

这一幕,与7月13日许家印赴美“视察”FF美国工厂时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的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彼时,恒大集团刚以67.46亿港元,间接收购FF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正处于“蜜月期”的双方没有爆发矛盾,而且双方十分认可。有媒体注意到,许家印到访FF全球总部时,恒大提供的官方图片中,贾跃亭出现的全部是背影和侧脸,而将白色工牌别在裤子口袋上的贾跃亭笑容满面地陪同在侧,态度十分殷勤。当时,许老板对FF员工承诺不插手业务,只提供资金,让大家不要为钱发愁。

时间再往前推,今年2月,“疑似”拿到15亿美元救命钱的贾跃亭时隔一年多首次公开现身,在FF第一次全球供应商峰会上信心十足地宣布,称要力保FF 91汽车在今年年底前实现量产交付。

言犹在耳,已经9次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中的老贾,这次恐怕又要失言了。

人们兴致勃勃地盘算着“贾会计”忽悠了多少大佬,转移了多少钱去美国,以及何时才会回国还债。他严丝合缝地将自己保护起来,但每一次有他的消息出现,还是会有好事的网友在下面排队留言:“下周回国吗?”

这一次的“躲豪宅”谣言流传开来,与美国加州一家法院应韬蕴资本请求,于12月13日下发的一则临时保护令有关。

来自韬蕴资本方面的说法称,根据法院文书,贾跃亭包括FF33%的股份和加州4套豪宅在内的资产被冻结,冻结期间不能随意转让和出售,也无法交给其他机构进行质押。按照恒大入股FF时的股价,这部分股权价值约14.8亿美元,房产总值约2000万美元,合计15亿美元。但与韬蕴资本主张的近50亿美元债务相比,这个数字只是杯水车薪。韬蕴资本称,上述裁定由FF Peak以及FF Top的代理人签收,裁定已经正式送达生效。

如果这一消息为实,原本打算用资产抵押的方式度过目前困境的贾跃亭,很有可能失去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而,18日早上,乐视控股债务处理小组也很快发表声明,称并没有收到任何的冻结其资产的法律文书,并反咬一口,指责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在收购易到的交易上存在欺诈行为,未向乐视支付款项。此外,乐视方面还指责温晓东言论涉嫌造谣诽谤,严重损害了贾跃亭和乐视控股的声誉。

紧接着,就在当天,韬蕴资本态度强硬地作出回应,称贾跃亭未收到法院文书,是因为他一直躲在他位于加州的豪宅中,律师一天两次去敲门送法律文书,但老贾始终深居不出,门禁电话一打通就挂断,FF公司的前后门也紧紧关闭。韬蕴资本还声称,当初接手易到时,贾跃亭及乐视方面“欺骗”其易到的债务是23亿左右,但实际上高达50亿元。如果乐视方面还有异议,他们会随时采取法律手段,“奉陪到底”。

双方撕得越来越激烈,温晓东甚至指责贾跃亭“自绝于中华”,“难道您还有个人声誉么?”而贾跃亭究竟有没有收到法院文书,又成了扑朔迷离的罗生门。

无论真相如何,可以确定的是,“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这次是真的没钱了。曾多次绝处逢生的老贾,这次还能等来东山再起的机会吗?

FF内外交困

自今年10月初与恒大交恶以来,贾跃亭的命运走向就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路急转直下。

一方面,失去金主输血的FF经济状况捉襟见肘,新的融资又迟迟未能跟进,深陷现金流困境。为了尽可能地降低成本,FF不得不采取一系列“临时措施”,先后两次裁员降薪,全球仅剩的1000名员工被停薪留职,多名员工选择离职,包括贾跃亭自己在内的高管团队只拿象征性的1美元年薪,还有高管抵押了自己的房产贷款给公司发工资。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为了让FF能继续苦撑一段时间,贾跃亭只能靠抵押名下豪宅获得贷款。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恒大与FF的口舌官司打得如火如荼之际,贾跃亭在乐视担任董事长期间欠下的旧债,也被债务方找上门来。

韬蕴资本是贾跃亭曾经的金主之一,在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后接手了乐视系旗下的网约车平台易到。但今年7月易到出现司机提现难的问题后,韬蕴资本声称,乐视在控制易到期间进行了一系列数额巨大的不正常关联交易,易到的整体负债由乐视原本承诺的23亿元飙升至近50亿元。

今年11月,同样面临一系列危机的韬蕴资本向美国加州法院、英属维尔京群岛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提交了立案请求,要求冻结贾跃亭在美国的资产。

至此,双方纠纷正式从幕后走向台前。内外交困的贾跃亭,面临一条越来越艰难的前路。

今年9月,当恒大刚显露出试图染指FF控制权的意图时,摆在贾跃亭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低头妥协,向恒大让出控制权,通往“躺着赚钱甚至游山玩水”的光明未来;另一条路也许荆棘密布,那就是“抗争到底”。

他选择了再一次“为梦想窒息”。

一方面,他认为FF真正的价值应该通过独立上市来实现,不应该为了短期利益“错失成就伟大公司的机会”。更另一方面,FF91量产只差“临门一脚”,FF距离第一阶段的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在这个无比接近梦想实现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放弃,我们也绝不会放弃。”

为了坚守这条底线,FF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10月3日,贾跃亭利用其在FF母公司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力,以Smart King的名义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发起公开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10月25日晚,恒大发出公告对外宣布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出具的仲裁结果,双方各自宣布获胜,FF获得5亿美元限额的融资权,赢得一丝喘息之机。

11月29日,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公布的紧急仲裁结果全面驳回了贾跃亭再次提出的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紧急申请。12月5日,法拉第未来(FF)再次宣布将很快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主仲裁庭提交紧急救济程序。

没有人知道最终结果什么时候出来,更没有人能预料,贾跃亭的FF能否坚持到那一刻。

FF91很难实现量产交付

12月18日,被阴霾笼罩已久的FF难得地公布了最新两台FF91预量产车下线的好消息。官方公布的照片中,约40名FF员工满面笑容地簇拥在FF91旁。对于缺钱又缺人的FF来说,能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

然而,承载着贾跃亭最后希望的FF真的迎来了一丝生机吗?

这两台预量产车代码分别为G2-08和G2-16,主要用于推进FF91的悬架、底盘、电子系统等测试。17日早上,G2-08已成功完成了从试制车间到总部的公共道路测试。据FF内部人士透露,FF还将在2019年1月份下线另一台功能更加完备的预量产车G2-04,这台车将展示FF 91量产车完全一致的外观。

不过,预量产只是从研发角度具备了量产的可能性,真正实现大规模量产交付对生产配套体系、供应链、销售渠道等都有很高的要求,这几台车的分量还远远不够。

特斯拉花了14年时间才勉强跨过的量产交付那道坎,贾跃亭究竟有几成胜算还很难说。在真正实现目标前,临门一脚和天堑之隔其实没有太大区别。毕竟,庞大的乐视体系也曾花团锦簇,烜赫一时,如今贾跃亭手里仅剩下FF这棵独苗会不会重蹈覆辙,谁心里也没底。

对于贾跃亭来说,现在的FF日子依旧难过,而且前景堪忧。在明年一季度前达不到量产目标就不可能拿到恒大承诺的融资,还将因此前签署的对赌协议丧失对FF的控制权;可眼下没有钱,几乎不可能实现FF91量产交付,这是个无法解开的死结。

这个背负着“梦想骗子”之名的“贾布斯”,将FF视为翻身的最后希望。他在这家公司投入了大量心血,一天工作超过14个小时,小跑着在3栋楼之间往返开会。对于那些“别有用心的恶意攻击”,他表示绝不容忍。“FF是我们所有人的孩子,更是我的生命,我绝不会让FF倒下。”

至少从FF方面放出的风来看,如今的FF形势尚好,依然拥有“不可替代的核心价值”。

11月12日的战略会上,FF透露该公司迄今已累计投入近20亿美金,净资产超过6亿美金,供应商欠款仅为8000多万美金,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资不抵债”的情况。FF已经提交了近2000项全球专利的申请,获批近400项。再加上无形资产,FF的整体估值已经远远超过恒大投资时的45亿美金的水平,有望超过100亿美金。

当时,贾跃亭声称几乎每周都有潜在投资人到访和进行调查,一些投资人对FF的价值高度肯定并表示了浓厚的兴趣来投资FF。次日,一家名为EVAIO的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声称希望在3年内向FF投资总计9亿美元。FF对比不予置评。

然而迄今为止,FF融资再无新进展,贾跃亭已很难找到新的资金注入。更何况,即使融资成功,5亿美元的限额对于烧钱无数的造车梦来说仍然只是杯水车薪。

据彭博社报道,特斯拉每分钟花费超过6500美元,从2016年底到2017年底的12个月内,每季度负自由现金流量至少有5亿美元,苦苦熬了14年,今年第三季度才首次看到可能实现持续盈利的微弱曙光。蔚来汽车两年半亏损了109亿元,钱像自来水一样哗哗流走,才走到产能爬坡的初级阶段。对于刚从PPT开到现实中的FF91,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心中还存有梦想火焰”的贾跃亭,再次站在了生死关头的十字路口。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唯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swaggertude.com/m-c-31693.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